欢迎进入配资头条www.296049.com官网!

卖地吸金超7万亿!2019国家账本背后,信息量更大了
卖地吸金超7万亿!2019国家账本背后,信息量更大了
浏览:173 发布日期:2020-05-08

从2016年的4991亿元,接近5000亿元,增长到2019年的8338亿元。这背后,可以去思考,央地负债总额。

2015年之前,财政部门不管月度还是年度财政收支情况,并未披露债务付息支出详细数字。

《2019年财政收支情况》和往年比,非常有意思,没有披露2019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。只披露了增速11.4%。

其实,去看世界主要国家,大家走的路没区别。无非我们是后来者,他们好日子已经过了很多年,我们还没变成发达社会。

特别值得注意,2015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曾出现21.4%的下滑。当时的原因很简单,2013年楼市高潮过后,开始库存积压,销售放缓,卖地收入自然受到影响。

根据财政部国库司发布的《2019年财政收支情况》,杠杆游戏注意到,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0382亿元,同比增长3.8%,较上年回落2.4个百分点。

但2019年,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4516亿元,同比增长12%,虽然不如前2年高(下文会写),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比,则是高太多。

如下图3,我们就来看看近4年,债务付息支出如何变化?以及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的变动情况。

如下图1,我们可以发现,2019年土地出让收入,不仅是达到史无前例突破7万亿元,而且已经是连续第4年两位数增长。

正如杠杆游戏几年前说的一个观点,一个城市掀起建地铁的高潮,意味着房价一定得有保证。

在一般预算收入增速很低,各种支出却是越来越多的背景下,比如2019年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38874亿元,同比增长8.1%,比同期预算收入3.8%的增速,高出不少。

此后如我们的回忆,债务控制确实是越来越严,去杠杆取得一些成绩。

接着最近2年,又一年上一个台阶,7000亿元、8000亿元。

到了2019年,增速只剩下12.6%。

也正是从2016年开始,土拍市场爆发了。炸裂式增长出现在2017年,当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录得40.7%的增长,并一举跳跃4万亿台阶,冲破5万亿元。

撰文|张银银&编辑|欣欣然

这也昭示债务越来越规范,去杠杆,规范地方债务……

版权及免责声明: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!如需转载,请获取授权。另,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,谢谢!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,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,非投资建议。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,请自负责任。文章如有疏漏、错误欢迎批评指正。

3、债务付息支出从2016年不到5000亿元,增长到8338亿元;和预算收入之比,更是从3%出头增长到超过4.38%

上述是全国概况,具体到一些城市,你懂的,这个比值其实更高。不卖地,真没法活。

数据有时候很有意思。

2015年时,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(如文章第一部分图1)是下滑的。但不管全国还是地方的公共预算收入,当时都是增长的。

摘要:企业和个人的很多税费,每一年得更多拿去为国、为城市还利息(欢迎关注杠杆游戏)

当然了,房住不炒。但起码得稳。

之所以写那篇文章,是因为我想起前任内阁负责人引述过一句话,“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”。

接着到了2016年,土地出让收入,不仅一下子转正,并取得15.1%的增长。这里,杠杆游戏要提示一句,财政部的数据,为当年完成了入库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。

故事当然还没有结束,此时调控已经很严,号称史无前例的调控。

接着,2018年比值数据,继续上升。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,达到66.49%。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,也达到了35.50%。

实际上当年部分拍出去的地,开发商等,部分还没付清。

是的,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,主要就是土地出让收入。

有印象的杆友,一定记得那句话,也记得去年那我那篇有趣的文章。

和债务付息支出的较快速增长不同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,这4年其实一直增速低。最高的2017年,也只有7.4%。

为了做图表简洁,我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简单表述为土地出让收入。下面几个图同。

超30%、超40%,超50%,超60%,对的,2019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,超过70%,达到71.74%。

因为2016年开始,财政收支情况开始披露债务付息支出。

首先,2017年这一增幅回落至21.9&。

首先,我们发现,2016年债务付息支出增长了40.6%,创下最近4年里的最高。这其实也说明当年的利息压力,也正是因此,地方债务必须规范起来。

增速不仅是创新低,且没有完成年度目标预期。

2、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比,达到71.74%!近年年年走高

可惜即便如此,依旧没有完成。

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之比,已经从2015年的不到77%,一路攀升,2018年达到了86.33%。2019年略有回落,但依旧高达85.80%,为近些年第二高。

所以,当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,只有39.22%,不超过40%。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,更是低至21.38%。

到了2017年,如上图2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,一举迈上5万亿元大关,和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之比再次推升一个台阶,接近57%。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,也超过30%。

所以,杠杆游戏用的措辞是,土地出让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。而没用“占比”。这个计算可以看出,土地收入对于地方的重要性。

到了2019年,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增速看似滑坡,只有11.4%的增速,但是和同期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.8%的增速比,简直是太幸福了。

也正因为出现当时的情况,地方扛不住了,纷纷要求放松调控。于是2015年下半年开始,降息、降准、去库存、棚改政策轮番上阵……

如杠杆游戏上文所述,部分土地实际是2017年卖的,2018年钱才入库。客观说,和2017年比,2018年土地市场理性了一些,溢价开始收窄。

2019年3月制定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目标是5%。其实5%这个目标值,较2018年6.1%的预期增速,和6.2%的实际增速,已经是下调。

2019年开始,专项债等发行很快,2020年因为特殊情况,债务更是加码、加速。未来的债务付息支出,可以想见。

其中,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80476亿元,同比增长12.6%,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增长11.4%。

而按照财政部公布的增速,我推算的2019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72517亿元,已经是2015年的2.23倍。

因为地铁太烧钱了,要更多钱,除了卖地啥都无法解决。你会说负债,负债不也是靠土地来还。

本文所有原始数据均源自财政部

当然,如果去看更详细的预算、决算等财政数据,可以找到。杠杆游戏这里偷个懒,就从2016年算起。

但是,2018年实际完成的卖地收入,依旧取得25%的增长,又从5万亿元上了一个台阶,达到6.5万亿。

和2018年国家账本文章一样,这个数据背后,潜藏着有趣的变化和逻辑。杠杆游戏认真比对了近几年的财政收支数据,选择几组数据,和杆友们分享。

如果单看一年,或许不那么明显,而放到一个历史周期中去看,别有一番风味。比如下图2,杠杆游戏会计算近几年,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地方/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。

怎么办?土地收入得更有保证。

债务付息支出数字越来越大,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加却不多,结果就是债务付息支出,和预算收入的比值,越来越高。

通过计算,我们还可以发现,如上图1:

同时,通过上图1和图2数据,以及上述分析,我们可以发现,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增速比,不管地方还是全国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,实在是太低了。

和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,也是继续提升,达38.09%左右。

如上图3,2016年这一比为3.13%,到了2018年,这一数字为4.38%。

结论是,比值越来越高。特别是和地方/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,一年上一个台阶。

靠财税,只有北京上海深圳个别城市可以。其他的,几乎养家糊口都难,更别说搞大基建了。而且税收,主要得实打实的经济增长,这个过程很难熬、很缓慢,领导可是有任期的。

2019年初,杠杆游戏曾写过一篇文章,《2018国家账本背后!卖地和债务的隐秘世界》(2019年1月24日)。

企业和个人的很多税费,每一年得更多拿去为国、为城市还利息。同时,还得借更多钱,日子才能运转。

1、土地出让收入已经连续4年两位数增长,是2015年的2.23倍

接着2018年,更是放缓至17.1%。

但是节奏迅速就起来了,2016年下半年开始,随着房价启动,卖地收入开始回升。两项之比,分别达到42.96%、23.48%。

从2016年开始,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情况的主要支出项目中,有一项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——那就是债务付息支出。

此前杠杆游戏写文章特别强调过,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(也就是大家俗称的“土地出让收入”),并不是全国或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一部分。这是两项单列、独立的财政数据。

于此,杠杆游戏根据2018年数据,推算出2019年这一数字大概为72517亿元。

明白了这个逻辑,房地产说来说去没啥好说的。

但不能只看增长速度的放缓,还要思考绝对数据。绝对债务付息支出,2017年跳过5000亿台阶,直接奔上6000亿元级别。